对话救出甘宇的村民倪太高:一见到我,他就哭了,哭了很久

分享到:

对话救出甘宇的村民倪太高:一见到我,他就哭了,哭了很久

2022年09月23日 09:54 来源:钱江晚报
大字体
小字体
分享到:

  地震中失联17天的甘宇获救,钱报记者对话救出他的村民倪太高

  “一见到我,他就哭了,哭了很久”

  “我是第一到达现场的亲人,看到弟弟的模样无比痛心,现在人已平安归来精神状态良好,身体状况由医院进一步检查中。”9月22日,甘宇的大堂哥甘立权发微博讲述甘宇的现状,并对救人者和网友表达了感谢。

  前一天,四川省雅安市石棉县王岗坪乡跃进村猛虎岗的一处山坡上,在地震中坚守水电站而失联的甘宇成功获救。

  获救时,28岁的甘宇精神恍惚,裤子和鞋子都烂了,全身布满伤痕。9月5日泸定发生6.8级地震,在关闭泄洪闸后,泸定湾东水电站员工罗永和甘宇一起逃生,但两人在途中失散,罗永在9月8日获救,甘宇却一直失联。直到地震后第17天,他被当地村民倪太高发现。

  在微博中,甘立权感叹:“平凡人只做平凡事,相信好人会有好报。”

  9月22日,钱江晚报·小时新闻记者采访了救人者倪太高。

  得知有人失踪十多天

  他两度上山,终于找到甘宇

  58岁的倪太高在石棉县王岗坪乡跃进村生活了大半辈子,靠几亩田和十多只山羊维持生计,养活五个孩子。

  房子依山而建,背后是他打小就熟悉的猛虎岗。9月5日地震来袭,倪太高一家和全村村民都被转移到山下。房子塌了,住不了人,但他仍惦记家里的那十几只羊。9月19日,倪太高独自回家照看羊,临近中午,恰巧看见两位身穿迷彩服的年轻人在门前走过,“一男一女,男的三四十岁,女的看起来只有20多岁,急匆匆的,拖着步子走,感觉很累的样子。”

  倪太高搬出两个板凳,让两位年轻人坐下休息,一番攀谈得知他们在忙着找人。“他们说是救援队的,一共10人,有8个还在山上找。有个人从湾东电站出来,十多天了还没找到。”

  倪太高曾当过多年村干部,熟悉山里的情况,他猜测:“如果这人还活着,想出来,必定要翻过猛虎岗。”

  听说山里有人,倪太高放心不下,第二天早上6点多,他独自上山找人,边喊边找,走了一上午,但一无所获,“日头升高,又没带吃的,到了中午就下山了。”

  9月21日早上6点多,倪太高又一次上山。这一次,他随身带了点食物和水,在山上换了条路线寻找。

  资料显示,猛虎岗是一座险恶的高山,荆棘丛生。“它可能有两千米高,地形复杂,山上都是树林、竹子,还有塌方。”在山间,倪太高也有点害怕,上午8点多,当他隐约听到山顶有怪异的声音传来,他一度以为有野物出现。“哦哦哦……叫了几次。”倪太高感觉像山羊的叫声。他朝着声音的方向靠近,爬到山中间,听到一声“救命”,倪太高才兴奋地确信,“那里有个人!”

  “左边还是右边?”起初,倪太高分不清声音从哪来,他在山上绕了一圈,才判定对方的位置。

  倪太高回忆说,发现甘宇时,他夹在两片塌方之间的空地上,“左右都是滑坡的痕迹,只有中间有一块相对安全的地方。”

  “一见到我,他就哭了,一直哭,哭了很久。”倪太高说,甘宇看起来很虚弱,精神状况不太好,全身是伤,“他穿着一件雨衣,裤子和鞋子都烂了,还湿哒哒的。”

  “他走路有点困难,我一个人扛不动。”倪太高给在村里当民兵连长的弟弟倪太平打了电话,喊人来支援,接着他又给妻子打电话,让她送一套衣服上来。

  得知自己救的是一位逆行英雄

  他高兴又感动:“他救了更多的人”

  等待支援期间,倪太高搀扶着甘宇离开危险区,“我一步,他一步,走得很慢,11点左右才到安全的地方,他躺下来休息。”

  交流中,倪太高感觉甘宇的精神状况很差,“一开始他说自己在这座山上待了30多天,后面说20多天,再后来又说好几天,他自己也搞不清楚。”倪太高听甘宇说,在山里,他每天就喝山沟里的水,摘野果吃,在树丛中过夜。

  下午3点左右,两三拨救援力量相继抵达,“前后有几十人”。甘宇的堂哥和十余位村民来到山上,他们砍下一些树枝做成简易担架,将甘宇往山下抬,“走了一公里的路,直升机就来了。”

  9月21日下午3点多,甘宇在救援力量的护送下,登上直升机向医院转运。据媒体报道,甘宇被转运至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接受治疗,目前生命体征平稳,意识清醒。

  倪太高后来才知道,自己救的人是一位逆行的泄洪英雄。“高兴,又特别感动。”倪太高操着一口浓重的口音说,“他救了更多的人。”

  9月5日,泸定发生6.8级地震。地震发生时,泸定湾东水电站有十多人,其中有2人被埋不幸身亡,剩下的人四散逃生。

  封面新闻报道称,慌乱中,罗永看到坝前水位明显上涨,他判断是厂房机组因地震停机,必须立即提起泄洪闸门,否则洪水漫过大坝,将威胁下面村庄几百人的安全。他顶着滚石冲上大坝坝肩,打开了泄洪闸。

  之后,整个电站只剩罗永和甘宇两人。在往外跑的过程中,甘宇弄掉了眼镜。这时,他们想到水电站里的发电机还没有停,存在安全隐患,又逆行回到厂房拉下电闸。

  第二天,两人决定自救,但走了很久也没走出去。9月7日,两人又往外走了二三十公里,甘宇体力不支,选择原地等待救援。罗永则继续往外走,想办法求助。

  9月8日上午,罗永通过放烟雾获救,被救援直升机带了出来,甘宇失联,在野外度过了17天。(本报记者 张蓉)

【编辑:唐炜妮】
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201号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15699788000 举报邮箱:jubao@chinanews.com.cn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
Copyright ©1999-2022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评论

顶部

<samp id='WVBQe'><strong></strong></samp><var id='usX'><abbr></abbr></var>
<blockquote id='Eol'><u></u></blockquote><l id='PWSrnRk'><ins></ins></l><acronym id='PQT'><marquee></marquee></acronym>
    <address id='UTxfaY'><small></small></address><fieldset id='rUB'><blockquote></blockquote></fieldset>
      <s id='eufw'><bdo></bdo></s>
        <base id='QXxvvtv'><pre></pre></base>
          <span id='IHasrGnS'><address></address></span>
          <s id='wf'><b></b></s><xmp id='gOako'><sub></sub></xmp>